人才资讯

人才跨国流动的影响因素

来源:《中国人才》 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25日

人才跨国流动随着经济全球化而成为普遍现象。影响人才跨国流动的因素,一般可以分为两类,一方面是个人因素,包括收入差距、技术差距、教育水平差异、移民网络等;另一方面是社会因素,包括地理接近程度、政治稳定、移民政策等。全球化社区网络InterNations自2014年起展开Expat Insider年度调查,如今该调研已发布5期年度报告,其中2018年调研涉及187个国家和地区,18135人参与,调研内容丰富。本文以此为基础,研究分析人才跨国流动的影响因素,并提出我国提升国际化人才服务水平的建议。

图为上海市某众创空间一角

人才跨国流动的动因

从Expat Insider2018年调查报告看,参与调研男女比例合理,且64%处于较好的劳动年龄段,82%处于本科及以上教育水平。该调研结果与《世界移民报告2018》一致,都呈现出人才跨国流动的主体大多处于较佳的工作年龄段,并具有高学历、高技能的特点。此外,近50%被调研者表示,将长期居住在当地,从而对当地发展作出贡献。

国际人才跨国流动的原因有很多,可以分为五个方面:

工作事业方面,该因素影响最大,其中在当地找到工作比例最高,达到12%,跨国公司外派占10%;当地公司聘用占7%。由此可见,职业发展是人才跨国流动的重要影响因素。

生活方式方面,寻求更好的生活质量占比10%,包括休闲时间充足、幸福感、交通方便、旅游资源丰富等等。排名第二的是冒险或挑战,占6%,主要受好奇心驱动,更有利于创造力的产生。可见,人才跨国流动与个人性格密切相关,可以作为外派选拔的依据。此外,经济因素也占有重要的地位,良好的工作待遇是生活质量的重要保证,成为学者重要的考虑因素。但相比自我职业发展,经济因素吸引力弱。

爱情与家庭,与伴侣共同生活或为了伴侣工作占到很大比例,体现出社会网络的重要性,国际人才通过亲属关系可以获取当地丰富的信息资源,而产生跨国流动的动力。

教育因素,通过国外教育可以获得人力资本的提升、了解国外社会信息、实现移民等。例如2018年,中国出国留学人数达到66.2万人,回国率78.5%,但有21.5%留学生留在当地发展,实现了跨国流动。研究表明,对于发展中国家人才,选择迁移到发达国家主要考虑经济因素,而迁移到发展中国家会同时考虑经济和教育因素;对于发达国家人才,选择迁移到发达国家会考虑教育因素,选择发展中国家则同时考虑经济与教育因素。

其他因素,主要与政治、宗教、地区安全、移民政策有关。在移民政策方面,许多国家因为经济发展状况而采取相应的激励措施和支持政策,如美国、加拿大、荷兰、新加坡、德国、中国等实施简化签证手续、提供财政优惠、设立创业签证,吸引了大批人才。

我国人才流入面临的问题

Expat Insider 2018调研中,共有68个国家和地区进入排名,我国在各个指标上排名如下:

生活质量排名第57位,与西班牙、葡萄牙、新加坡、澳大利亚等存在较大距离,可见我国在该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尤其是在数字生活方面,排名倒数第二位,主要原因在于83%的国际人才接触社交媒体等互联网服务不顺畅。具体而言,52%的人认为难以接受到政府在线服务,38%的人认为网络速度过低。此外,中国在当地手机号码获取、网络服务限制处于较低水平。但中国在无现金服务方面、旅游与交通、安全保证等方面受到称赞,如89%认为数字支付方便,高于全球78%的水平。

易于安居排名第62位,在五大指标排名中最低,仅36%的人认为安居容易,远低于全球59%的水平。尤其是在语言方面,78%认为汉语学习困难,比全球平均水平高33%,反而有29%的人认为不使用汉语更方便,体现了中国部分城市具有较高的国际化水平。同时,许多国际人才在我国遇到较大的跨文化适应问题,仅38%对此感觉容易,且少于49%的人感觉如同生活在家里。此外,对于长期生活在国外的人员来说,中国在商业与金融服务(注册流程、开通银行账户、税收)、住宿安排(房屋资源、租房沟通、水电)、工作与商业活动(申请工作、资格证书认证、商务礼节)、医疗保健(医疗体系、保健医生、药物寻找)等方面还存在很多障碍。

工作方面排名第23位,在五大指标排名中第二。在中国工作的国际人才29%是教师或研究者、18%是管理者、18%是雇员,63%以上对职业前景、职业选择较为满意,超过全球平均水平,排名第23位。尤其是在经济与工作保障方面,排名第12位。82%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好,65%职业安全感强,而且收入高,25%收入处于2.5-5万美元、17%收入处于5-7.5万美元、11%收入处于1.2-2.5万美元。但在工作与生活平衡方面排名较低,因为国际人才在中国每周全时工作达到43.8小时,导致部分人对工作不满意。同时,休闲时间较少,61%的人认为工作幸福,低于全球75%的水平。

家庭生活方面排名第38位,女性国际人才在中国达到4.7万人,大多数因为家庭原因而迁移。调查显示,中国在孩子健康问题、对家庭和孩子的友好态度、家庭活动等方面还处于后10名之列。同时,69%的人对中国环境问题不满意,仅一半的人认为医疗保健较好,低于全球67%的水平,而且有近30%的人认为医疗保健费用过高而负担不起。此外,仅12%认为可以承担得起教育费用,远低于全球47%的水平;37%的认为教育资源丰富并易获取,比全球水平低15%。可能的原因是45%的父母选择将孩子送往国际学校,比全球水平高16%。

个人财务方面排名第7位,在五大指标排名中居于首位,而且连续多年进入全球前10名。71%的人认为家庭收入完全满足家庭日常开支,比全球水平高20%。相比较而言,中国的生活成本较低,排名第26。

提升我国国际人才服务水平的建议

促进工作—生活平衡,提升幸福感。由于我国经济发展速度快、波动小,职业前景好,选择丰富,为国际人才提供了施展才华、发挥价值的机会和平台,由此吸引了大批国际人才来华工作。但国际人才在我国幸福感低、工作—生活平衡以及休闲选择方面满意度不高。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完善,参照国际劳工组织156号公约完善相关制度,如休假、儿童关爱、家庭服务等多方面加以规定,避免员工工作时间过长、过度劳累,无法承担家庭责任,导致健康、家庭矛盾等问题;将保育、养老、家庭服务等纳入公共服务范围。同时,引导企业将家庭责任纳入企业发展规划中。

优化网络服务,提高生活质量。国际人才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得工作信息、引才政策、签证手续、文化特点等,但国际人才对政府在线服务、网速、社交媒体运用等还不满意,据2016“魅力中国—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”调查显示,33.7%和25.1%、13.1%的国际人才分别通过官方渠道、招聘网站或用人单位网站、人际关系获取工作信息。因此,一方面可以强化政府在线服务,使国际人才通过网络申请就可以完成人才签证、工作居留申请、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办理等材料填写,获取人才引进政策宣传信息等等,由此可以简化流程、避免盲目办理,以方便国际人才。另一方面加强我国在网络方面的建设,以加快信息沟通,促进国内外知识共享和社会网络构建,促进我国正面形象的展示,以吸引更多人才。

加强文化宣传,加快安居速度。面对与母国文化存在较大差异的中国文化,国际人才会经历跨文化适应问题。为了提升国际人才的跨文化适应能力,首先,从语言培训做起,除了官方的孔子学院,还可以鼓励和扶持企业、民间组织参与到汉语培训中来,加强汉语水平考试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。其次,促进多元文化的交流,包括移民、旅游、学习、工作、商业合作、援助等,还可以通过网站、书籍等分国家和地区展示中外文化特点以及与中外相处的礼节,以此促进文化相融,加强双方的了解、吸引。

提高教育水平,增进家庭福祉、发展高等教育是吸引国际人才的重要影响因素,也是留学生了解中国以及在华工作的重要途径。同时,也有利于提高国内人才资本,以便更有能力参与到国际人才互动中,促进人才回流和人才环流。因此,可以采取联合办学、支持世界名校在华设立分支机构、完善人才国际化培养体系、分层次实施国家和地区间校际交流、促进国际学者来华短期任教等途径提升我国教育水平。目前,在中国工作的带有家属的国际人才达到6.5万人,对孩子健康、教育、环境、医疗保健等比较重视。因此,不可忽视国际人才的家庭福祉,一方面扶持国际学校的建设,鼓励公办院校成立国际班;另一方面加强环境污染治理,加大企业排污成本,促进产业升级。(作者单位: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学院、枣庄学院文学院)


上一篇: 壮大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化人才队伍   下一篇:制造业发达国家如何培养高技能人才